<<返回上一页

习近平部分接班 胡锦涛预谋监国/江胡斗

发布时间:2019-05-08 11:03:00来源:未知点击:

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在神秘兮兮的气氛中结束,对外发布的公告既未涉及人事变动,亦未确言众人翘盼的官员家庭财产申报制度此中,人事变动当以习近平晋补军委副主席为看点,但这个看点并未出现分析人士认为:习的晋升将在国庆大阅兵后对外公布,或许在十八大时一次完成军权交接 不管如何测度,习近平接班的趋势已定因为全会上是胡锦涛做报告,习近平就党建若干重大决定文件形成情况向全会作了说明这一唱一和即意味着习近平接任党的最高职务已无悬念,但如何交接军权以及最高权力是否还延续「三位一体」则无法证实 缩水:常委九改五趋势明显 就近十几年的中共权力变动情况看,每次四中全会都要有重大人事变动一九九四年的十四届四中全会,江泽民将黄菊拉进常委,同时增补吴邦国与姜春云为书记处书记,是为「以腐败换团结」的经典之作一九九九年的十五届四中全会,胡锦涛晋补为军委副主席,正式对外释放「邓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的信号二〇〇四年的十六届四中全会,胡从江手中正式接过军委主席一职,标志着「胡锦涛时代」的到来,也意味着党内派系斗争进一步复杂化党内派系斗争的复杂化,促使中共内部寻求更加清晰的权力规则此为「党内民主」口号的真实动因 党内权力斗争复杂化的直接表现是,政治局常委在十七大时仍保留了九个名额,而此前十六大的九名额被认为是各派妥协的结果,即权力分肥的权宜之计按中共历史看,出现五常委的比率比较高,而且政治效率比较高,十七届政治局中共有七次其余是:九常委制三次,六常委制两次,七常委制两次,三常委制两次,零常委(全部为政治局委员)一次其中,六常委制出现于中共自称党内民主最好的八大时期邓清理完左派而全面掌控最高权力的十二大亦是六常委制,意在重温八大之梦 九常委制始于文革后期的十大,毛的绝对强势自然消弱,叶剑英与朱德代表军方势力复起,「中间势力」董必武以垂老之身从政治局委员晋为常委七常委制也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即赵紫阳被迫下台后,邓让江过渡而迅将朱镕基与胡锦涛由中央委员直升为常委因此,就出现了中共和平时期,胡锦涛连任四届常委的奇观在中共八十八年的历史上,只有陈独秀、毛泽东与周恩来三人连任过四届常委,胡锦涛为第四个这是个极其特殊的例子,因为无论如何,胡绝无陈毛周那样的创建之功然而,这又为胡积累下超越邓与江的个人无形资产 十八大时,中共将被迫提高党内效率,常委「九改五」是基本态势最大的变数,则是六常委制,出现七常委的可能性已经非常之小因为,无论五或六常委,都利于胡锦涛以军委主席的身份监国 出列:三大员或将不在常委 十八大时,政治局常委改为五人制,其名额是:党的总书记一人、政府总理一人、党的纪检与政法书记各一人,备位接班人一人简单地说,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三大员从常委中出列该三职或由一般政治局委员出任此种情况,在邓小平实控的十二大至十四大期间属于正常现象如十二大时,政协主席邓颖超与委员长彭真是政治局委员而不是常委;十三大时,国家主席杨尚昆、委员长万里、政协主席李先念,前两人是政治局一般委员而无常委之职,而李则连政治局委员都卸任了 江泽民时期的三大员都以常委出任,旨在加强中共的全面控制,或言「消除自由化的后果」,云云胡锦涛无力改变江泽民传递下来的局面,但常委职数过滥的后果已向他倾来万钧之压政治运行效率低下,党内决策程序混乱,自上而下的系统化腐败,已将中共弄到政治破产的地步如何摆脱江时代负资产,或言将邓遗产好的一面重新清理,就成了胡必须面对的现实高调提党内民主,重点不在于如何反腐,关键是高层权力要分散化、决策过程要效率化换言之,习近平到十八大时,不可能再「三位一体」,而是只任总书记,国家主席一职必须由他人担任,军委主席或将一分为二 推测而言:目前颇具竞争优势的薄熙来或可出任国家主席与政协主席两职之一,若是得选前者,则政协主席很可能由党外人士出任;江洋在十八大时进京亦成定局,很可能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一职很明显,薄汪二人虽然进京,其党内职位则不会升迁,而由政治局一般委员身份出任政府、人大、政协职务当然,薄汪二人「角色互换」也存在可能 监国:军委主席一分为二 习近平是否还经过军委副主席一阶已经不重要,即便他出任军委主席也只能是原来二合一职务的一种现在所说的「中央军委主席」,实际上是中共军委主席与国家军委主席的合称由于「党指挥枪」的强权原则,两职从来没有分离过其实,在军队内部也颇有微词,不少高级将领希望两者分离或干脆取消国家军委主席一职 党内民主声起,高层分权里面军委主席一分为二,已经处于临界难的是胡锦涛如何选择,才能实现十八大全程监国的计划如果任党的军委主席,那只能让习近平以国家主席身份兼任国家军委主席,政治局常委职数就得「升六望七」,五人制无法实施如果胡任国家的军委主席,监督权威就降了下来,但是他决心全面掌握武警的计划已经展开,似有该方面的准备届时,或可由于各派妥协,胡留任合二为一的军委主席,起派系平衡器的作用但是,如此而为又难免受讥,等于效法江当年的恋栈不过,胡既敢以监国身份来掌控十八大这一过渡期,肯定不会如江那样半路交出军权 就目前的态势论,到十八时,习李留任实现双接班模式,政治局常委则很可能是:习李二人,令计划与王沪宁双进,备位接班的一人在胡春华与周强之间产生习近平乐意接受胡的监国方案,因为他可以在十八大之后按胡的模式监国而且,从此之后上任总书记或军委主席对下届实行监国将成为定例按中共的行话说,叫「扶上马,再送一程」 民主:被吹气的大画饼 中共党内民主是个遥远的目标,至少在十八大一届不会出现大的改进,就不用说「以党内民主推动社会民主」之论了仅从反腐护党一方面来看,总是说大卖小,既便在十七大届内公布官员家庭财产登记制度,操作起来也难免变异因为无论党内民主之谓还是财产登记之施,都是中共自己闩上门办私事儿社会监督不过稍作装饰,难有实质进展 十七届四中全会是中共在和平时期搞得最神秘的一次中央全会开会期间,除了开幕时间报道外,绝无重要公开信息,有所涉及者均不足百字,绝不透露实质内容会后的公报全是套话,「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像个超计划生育的孩子不肯向社会亮相此种明唱民主、暗捂信息的巨大矛盾正说明中共合法性危机的严重程度恐怕会前为党内民主、财产登记鼓与呼的党建专家面对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