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起草“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

发布时间:2019-06-22 08:20:00来源:未知点击:

编者按:上个世纪80年代是中国的一个特殊年代:十年文革浩劫终于结束,在人们的肉体和精神被禁锢压抑多年之后,新的思潮和改革氛围喷涌而现其中,政治改革可以说是中国当代历史上最浪漫的年代 源于中共党内一批开明派的努力和试图冲破旧体制窠臼的勇气,80年代的这场政治改革虽然很快在党内保守势力的围剿下失败,并在1989年那场举世瞩目的事件后彻底终结,但它影响之深远,恐尚无出其右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特开设“中国1980年代政治改革系列谈”专栏,邀请当时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成员、《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执笔人之一吴伟先生就那段历史撰写系列文章,希望通过这个专栏,不仅留住公共记忆,也通过历史照亮今天和未来此为第十五篇 上一篇:赵紫阳组织研讨社会主义民主 1986年12月,就在各专题组陆续开始工作的同时,中央政改办也开始着手研究政治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设计工作 总体方案,即邓小平所要求的“政治体制改革蓝图”,它是政改研讨最后形成的报送中央政治局、中央全会和党代会讨论通过的总体性文件,是此次研讨是的最终成果经过11月的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第一次会议,和后来一段时间的研讨,赵紫阳和研讨小组的几位领导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涵义、目标和重点大体上有了一个明确的说法鲍彤考虑,研讨工作任务很重,时间也很紧,必须从进入研讨的第二阶段开始,就对将来的总体方案要搞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形成一个大体的思路为此,中央政改办调整和加强了综合组的力量,调在文件起草方面经验比较丰富的政改办成员孙方明 、陈群林 加入综合组的工作鲍彤还要求综合组的人员在平时就要始终想着这个问题,可以找时间采取“挂牌”(即公布要讨论问题,政改办成员自由参加讨论)的方式,邀请对此问题有兴趣的研究人员来共同讨论 12月11日晚上,综合组首次“挂牌”,讨论政治改革总体思路的框架这是政改办从成立以来第一次开始正式研究总体思路问题这天晚上参加讨论的有鲍彤、陈一谘、陈福今、孙方明、吴伟、高山、顾云昌、徐冲、张占斌、陈晓鲁和沈荣华 讨论由综合组负责人孙方明主持并首先发言他说,明年3、4月份前后写给政治局常委的总体报告,是不是可以写实为主至于将来提交七中全会讨论的文件,则重点要说理梳理一下,可不可以有这样几层:一个是紧迫性和长期性;二是目标和重点;三是七个方面的内容;四是步骤和具体任务高山说,写给政治局讨论的东西要实,纲目清楚 鲍彤是个写文件的大高手,会上他向大家介绍了他以往起草文件的经验鲍彤说:给高层领导写建议和给全党写文件,二者是有区别的起草党的文件,有一个统一认识的问题;给领导的建议,领导大都已经知道的,或者是领导布置的题目,就不必谈什么意义这两种写法不一样给领导的报告,每次要有发展、要有侧重,还要考虑到如何转变为给全党的文件的问题我们现在是讨论透一个问题,给中央写一个报告,最后把几个报告统在一起但是要同步考虑,如何写向全党的总的说明文件 鲍彤认为,总体思路和具体的改革实施方案不同改革具体实施过程中,方案是非考虑不可的,但是在现阶段不是我们的重点指导具体的改革工作将来是书记处、国务院的事,要靠一系例文件来指导,这是根据总的原则、方针来起草的这些改革进程中的具体指导文件不应该是出自于我们办公室我们要考虑的,恐怕是一个思路性的东西     鲍彤进一步说,在专题研讨临近结束时,我们就要考虑搞一个全盘托出的东西,一个给下面征求意见的东西要考虑到将来改头换面的问题,从现在起就要把我们研究的论据、思路、存疑的问题都提出来,留给深入讨论和将来起草文件时使用专题小组汇报以后,每个专题向常委的报告,要由我们办公室起草,搞的东西要尽可能的充实一些应当承认,有些我们还不能自圆其说,但是,提法要尽量准确各专题小组不要在虚的问题上花太多的精力,要比办公室的第一次汇报有进展鲍彤说,我的理解,(邓)小平现在的考虑是,要急于拿出几项现实的东西,能干点什么,怎么干 鲍彤认为,社会政治生活的民主化这个问题必须讲,但能提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什么样的程度,恐怕要适度、要稳健政改的基本原则,应该放在建设与改革的报告当中,政治改革的目标、社会主义民主是什么党内民主问题要放在政治报告中党的部分中去说(1986年12月初,按照邓小平的意见,中央书记处决定,次年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要有两个报告,一是由胡耀邦作政治报告,二是由赵紫阳作“建设与改革”的报告)党以自身的改革来领导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形成过程和商品经济发展过程是一致的 这次会议之后,很快发生了大规模的学潮随之而来的是胡耀邦辞职、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的冲击政改办要应付来自左的方面设置的重重羁绊;另外还要准备向研讨小组的第二次汇报,同时继续推进专题研讨工作,此后相当一段时间里没有再就总体报告的起草开过专门的会议但是,从综合组几个人的角度说来,这根“弦”始终还是绷在脑子里 1987年的3月,党内和社会上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达到高潮,本来应该是初春的天气却正在经历着一场“倒春寒”但是在中央政改办的“小气候”里,却依旧是改革开放的春天此时,中央研讨小组已经陆续召开了多次会议,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些基本设想和具体措施开始逐步清晰起来早在2月份,邓小平又再一次叮嘱赵紫阳,十三大上要拿出政治体制改革的设想随着研讨进程的深入,动笔起草综合报告的条件基本具备了 1987年3月7日上午,综合组开会,开始研究综合报告的提纲在此后的几天里,几个人分头执笔,大体上形成了一个写作大纲3月21日上午,综合组几个人碰头,再次研究了这个综合报告大纲陈群林在会上发言说,对正在进行的研讨工作要有一个大体的估计现在的研讨成果有几种情况,一是已经研究了但研讨小组还没有定论的;二是已经正在组织实施的;三是基本还没有开始的现在还有几个专题组的汇报紫阳他们还没有听,更没有表示意见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处理怎么反映到报告里,得研究一下 综合组这次会议确定,要按照已经商定的大纲,开始动笔当时这个提纲的内容包括十个部分:第一,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第二,改革的目标和原则;第三,党政分开;第四,人民代表大会的改革;第五,政府改革,主要是机构改革;第六,司法制度改革;第七,公务员制度;第八,建设社会主义民主;第九,法制化;第十,党本身的改革分工是,其中一、二、三、十等部分由孙方明执笔,四、六、八、九部分由政改办成员吴国光执笔,五、七部分由笔者执笔 4月7日下午,中央政改办召开例会,讨论了由综合组起草出来的综合报告初稿鲍彤在会上对这个稿子发表了意见,他认为这个写法比较适于向中央常委报告但要向全党作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说明,则需要按照另外的结构来组织他说,一种是经济改革决定的写法,高屋建瓴,重点在说理,这是给全党看的另外一种是简单写法,给中央高层领导看的,一讲要干什么,二讲怎么干我们这个文件,我考虑可以分为三个部分:要干什么比如党政分开等等;具体做哪几件具体的事情一、二、三前面再加一个说明有一些规章则作为附件他评论说,现在这个稿子,第四个部分写得好你们要以第四部分为标准,再搞出一个稿来现在研讨中只有六、八部分还没有搞清楚,别的都可以写了 就在这一时期前后,重新组织起草中共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的工作,也提上了中央高层领导的工作日程邓小平决定,由中央代理总书记赵紫阳主持这件工作,将原来考虑的两个报告合为一个赵紫阳对原来由胡耀邦组织的报告起草班子做了些调整,确定由鲍彤在主持中央政改办工作的同时,主持十三大报告的起草,起草组人员也有增加经起草小组研究,确定十三大报告中要有两个部分集中讲政治体制改革,即报告中专门讲政治体制改革的第五部分,和讲党的建设的第六部分这两个部分的起草都由中央政改办承担于是,政改办派出陈群林、吴国光加入了十三大报告起草组的工作政治体制改革综合报告由综合组孙方明负责,吴国光、吴伟仍然参与综合报告的起草 4月3日下午,政改办召开例会,讨论十三大报告中政治体制改革部分该怎么写鲍彤对会议作了一个小结性发言,一共讲了五条他说,我赞同刚才发言同志的意见,第一,对于现状,可以讲点描绘现状讲清了,坚持什么改革什么,怎么搞就清楚了;第二,坚持什么三条,一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共和国根本制度;二是已经建立的人民自己的国家机器;三是中国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作用这里边第一个,人民共和国就是我们找到了一种治理国家的形式,它可以使人民能够充分表达意见,管理国家它的具体形式是需要探索的,这是一个漫长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过程;二是我们建立了这个国家机器,但是并不是我们一建立了它,它就能正常运转怎么分工、制约、发挥出效率,也是需要探索的;三是党的领导作用问题党执政,处在领导地位,但并不等于党如何领导的问题就解决了这就是说,建立了但远还不是自然完善的,它本身就是一个发展过程这样讲,就能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点讲清楚了 鲍彤的第三个问题讲到中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他说,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特别是领导体制,是从人民战争走过来的,在那个年代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并且适应了产品经济毛主席当初提不出我们现在说的两个转变,是他没有必要提,因为那个时候是搞阶级斗争,是搞产品经济的现在我们不搞阶级斗争,也不搞产品经济了,那就必然有个对原有体制进行改革的问题经济体制改革有了明确的目标,那么政治体制呢旧体制集中体现在权力过分集中,人治因素太大,对于长治久安、国家机器的协调运转是不利的 第四个问题,鲍彤说,报告中对现行体制的弊端只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小平同志在“8.18讲话”中明确讲到的,权力过分集中就讲这一句话要表明我们研讨的指导理论是小平1980年的讲话第五,是要把政治体制改革的长期性、复杂性提到前面来长远目标不必发挥,不和高级阶段联系起来,近期目标要着重讲制度化在讲两个转变(指“从革命体制向建设体制转变,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时讲制度化,在近期目标时也讲以这个话为起点,把制度化作为民主政治建设的必由之路,鲜明的提出来最后当然要讲,一是加强党的领导,二是党委带头 4月15日下午,改办开会继续讨论十三大报告第五、六部分的稿子吴国光作为政改办派出参加十三大报告组政治改革部分的执笔人,在会上介绍了他对起草党的建设部分的思路他说,在十三大报告中应该明确提出,党的建设理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有一个大的发展这其中,最主要的,是要实现从革命党向建设党的转变,向执政党的转变这里面包括的内容有三方面,一是从非法斗争、武装斗争到党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转变;二是从搞阶级斗争、领导群众运动到协调社会各方利益、支持人民当家作主的转变;三是从夺取政权的任务到集中力量领导现代化建设的转变要实现这些转变,就必须对党自身进行改革,改革的关键是改变过去长期形成的党政不分的领导体制,实行党政分开,党对国家的领导要体现为政治领导党的力量在于联系群众,如果党失去了与群众的联系,党自身就会成为一个利益集团党的活力在于民主,离开了党内民主,党就会变成少数人实现自己政治目的的工具 4月20日晚上,政改办还临时开了个小型讨论会,有综合组和其他组的几个同事参加在大家讨论了鲍彤出的题目“群众对于政治体制改革有些什么要求”之后,鲍彤又谈到了十三大报告和政治体制改革总体设想的起草进度问题他说,今天下午,陈小鲁、张占斌(“社会主义民主”专题组联络员)找我谈民主组汇报问题,我说民主组的问题要拉一个单子紫阳同志6月出国回来以后要安排三次汇报,6月下旬拿出总体方案来6月底、7月初要向中央常委汇报,修改后到一定范围内征求意见七中全会可能在9月开,要讨论十三大报告的稿子政治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讨论,更要提前一些 此后,4月的23日、28日,5月的3日、4日、8日,中央政改办连续进行了多次内部讨论,研究、调整、修改政治体制改革的综合报告和十三大报告第五、六部分的稿子此前,政治体制改革综合文件的标题一直都比较含混,有时称为“综合报告”,有时称为“总体设想”在这几次会上,经过争论,大家对这个文件的题目最后取得了比较一致的意见,同意定名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总体设想》 同时,大家还重点讨论了如何调整和划分这两个文件的角度和侧重点,并对这两个稿子的体例问题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多数人认为,这两个文件,讲的是同一件事情,但提供给的对象不同,用途不同,侧重点也要有所不同提供给中央七中全会讨论的改革总体设想,实际上是一个改革的总体方案虚的东西,要有,但不是重点,重点应该是政治体制改革要干点什么,怎么干,步骤是什么而十三大报告的两个部分,是报告给党的代表大会、给全党、全国人民看的,要更侧重于说理,要讲清楚改什么,为什么要改但也有部分人担心,总体报告首先是要在政治局会上讨论通过的,写实的东西多了,太具体就可能出现不同意见,甚至发生争论这样做,不利于政改方案的最后通过 到1987年4月下旬和5月上旬,上述由政改办负责起草的两个文件,正式的送审初稿都已完成鲍彤向赵紫阳汇报了这两个文件的起草情况和讨论中的一些想法赵紫阳同意了政改办的以下意见,即政治体制改革的总体设想,作为一个在党的七中全会上讨论和通过的文件,讲到改革的具体措施和步骤较多,将来应该在内部掌握和择机出台,不作公开发表;而十三大报告讲政治体制改革的两个部分,则侧重务虚,讲改革的必要性和原则较多,将来要让全党、全国都知道,都明白鲍彤说,这叫一件事情两种表达方式,一种是内部表达,一种是公开表达 紧接着,这两个文件的初稿分别进入了不同的送审和修改程序总体设想稿,报送给了赵紫阳和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的几位成员审阅然后根据各位领导的意见,政改办综合组将进行再修改而十三大报告的两个部分,则需要同十三大报告组起草的报告其他部分整合,然后才能送中央五人小组(胡耀邦辞职后按照邓意见成立的领导机构,部分代行中央常委职权)和常委审阅这件工作,到5月中旬也基本完成 十三大报告初稿完成以后,首先送赵紫阳审阅赵紫阳认为,稿子总的结构还可以他对阐述初级阶段理论部分比较满意,认为有新观点;而对党的部分不满意,但认为不是写作的问题;对于经济改革部分也不满意,认为没有讲清楚对政治体制改革部分,赵紫阳的初步意见是,政改部分多了,长了一些,可能是因为内容比较多鲍彤解释说,是考虑到领导不熟悉,所以多写了具体的做法将来中央领导看过了,就可以去一些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