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干嘛不让陈光标发钱?

发布时间:2019-06-22 08:05:00来源:未知点击:

上周,一名来自中国的百万富翁试图给纽约无家可归的男男女女提供300美元的现金(和午餐)但纽约市援助会(New York City Rescue Mission)并不支持该计划援助会表示愿意帮助安排午餐,但不会配合他发放现金结果,大约200名无家可归者在享用撒有芝麻的金枪鱼和菲力牛排时,发现他们不会获得现金援助会将代表他们接受九万美元的善款大家可以想象当时的那种愤怒及耻辱感 回收业巨头陈光标希望在世界金融之都树立慷慨捐赠的榜样陈光标在《纽约时报》刊登整版广告,宣布发放每人300美元(约合1870元人民币)的计划 援助会执行董事表示,他担心一些救济对象会用这些现金购买毒品或酒这种悲观看法(及家长作风)非常普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其他国家的情况说明,我们应该乐观一些 从全球范围来看,现金是摆脱极端贫困的主要工具除了粮食,联合国还给叙利亚难民发放ATM卡事实说明,这些现金计划发挥了作用有人做了随机试验,为贫困的墨西哥家庭、肯尼亚村民、马拉维女学生等很多人提供现金补助结果显示,有时候,人们只是在饮食、住宿方面获得改善不过,他们常常会开始做生意,赚更多的钱 在乌干达,我和同事与一个非营利组织合作,为世界上900名最贫困的女性提供150美元,以及为期五天的商业规划培训18个月后,这些女性的收入比随机选择的对照组的收入多一倍 穷人不会浪费补助金最近,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两名经济学家查阅了拉丁美洲、非洲及亚洲的19项有关现金转移的研究几乎所有研究都说明,烟酒支出有所下降,或保持不变只有两项研究显示,有些人的烟酒支出出现一定程度的增加,但即便是在这些研究中,情况也是有好有坏 你可能担心,这种捐赠会增加人们的惰性但在大多数试验中,人们在获得赠款后,更加努力工作 你或许还会担心,纽约的穷人与众不同在乌干达,普通民众都处于贫困之中;因此人们很容易相信,他会就如何使用现金做出正确决定但纽约的无家可归者不是普通民众药物滥用的情况非常普遍这里的乞丐或许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穷人有所不同 我曾经也这么想但现在,我不再那么确定了几年前,我开始在利比里亚城市贫民区工作我和同事寻找那些无家可归或靠贩毒偷窃谋生的男人很多人酗酒、吸毒我们对1000名男子进行了随机试验,测试了不同的项目我们的试验之一就是发放200美元现金 几乎没人浪费这些钱在获得现金后的几个月里,大多数人的衣、食、住都有所改善与生意不断扩大的乌干达人不同,利比里亚人在一年后回到了起点200美元不足以让他们成为商人但这笔钱暂时帮他们改善了生活,这也正是所有福利项目的基本目标我们还开展了一个疏导试验项目,以减少犯罪及暴力行为项目单独运作时作用不大,但在与现金发放计划结合之后,它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我还没有在美国与无家可归者相处过或许我会看到很多显著的差异但我问自己:既然利比里亚的无家可归者和吸毒者没有滥用现金,那我们为什么认为纽约的无家可归者会浪费这些钱呢 2010年,《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的吉姆·兰金(Jim Rankin)问了他自己同样的问题因此,他给乞丐发放了五张价值50美元的Visa及MasterCard预付卡他们买了什么大多是食物打了一些电话,买了一些衣服一对夫妇还买了酒 回到这名百万富翁及纽约援助会的问题上该援助会完全有权保持谨慎或许我们的首要义务是不造成损害,但我觉得这是第二义务我们首先应该对围绕着我们应该援助的对象的陈腐看法持怀疑态度 这些陈腐看法造成一些后果:家庭独立计划(The Family Independence Initiative)试图为美国贫困家庭提供资金,以此作为他们设定并完成目标的回报它的示范项目带来了令人满意的结果但该组织面临的第一大阻碍是什么呢捐赠者及其他非营利机构的不信任,他们坚信,穷人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 在纽约,纽约家庭优惠机会计划(Opportunity NYC Family Rewards)开展了针对贫困人口的现金转移试验该组织在三年的时间里给数以千计的家庭发放了8700美元的现金随机评价显示,自由职业者有所增加,饥饿和极端困苦的情况有所减少,至少在实施现金转移计划期间是这样的 这些项目没有将长期无处安身的人纳入计划他们真的如此不同吗我不知道即便分发现金能够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