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田北辰:“占领中环”结果将事与愿违

发布时间:2019-06-22 09:02:00来源:未知点击:

针对香港2017年的行政长官选举,民主活动人士和许多“泛民主派”议员正在努力争取新的规则:只要征集到了一定数量的签名,任何候选人的名字都可以出现在选票上本月,面对北京中央政府的反对,他们在民众中进行了一场非官方的公投,以检验自己的受支持程度迄今为止,已有73万余人在这场为期10天的投票活动中投票活动组织者誓言,如果北京坚持其选举制度,只让自己认可的候选人参与竞选,他们将占领香港的中央商业区,以示抗议但亲北京的香港政界人士表示,这些民主人士犯了一个错误北京已允许香港所有永久居民在2017年投票选举当地的领导人,条件是中央政府要对候选人进行审核(在2012年的选举中,被允许投票的人不到1200名)亲建制派政党新民党(New People’s Party)领导人田北辰(Michael Tien)表示,根据这一制度,选民能从三四名候选人中做出选择,即便这些候选人得到了北京的认可,他们也可能代表了广泛的政治立场但如果立法会通过一项与北京的指导方针相悖的选举法,香港的720万民众将失去在挑选下一任行政长官时发言的机会在一次采访中,田北辰解释了他为什么认为,这些民主人士可能正在失去建立一个对民众更负责的政府的机会 问: 对于眼下“占领中环”(Occupy Central)活动的支持者举行的公投,你有何想法 答:首先,公投是在争取一个不受限制的提名程序,而眼下,中国坚决反对这种程序,而且他们对这件事非常重视在这一点上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就像主权一样,因为《基本法》【香港的小宪法】里写明了 另外,8月末,经过好几个月的咨询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于8月底推出他们制定的普选方式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会回归到当前由1200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或许会把人数上限增加到1400人但在推举候选人,之后再供普通民众选择的这个提名程序中,泛民主派就会被排除在外 问:也就是说,不会允许泛民主派人士推举候选人 答: 一个泛民主派都不会有好的一点是,最近许多中立的报纸进行了民调,结果显示,在受访的香港民众中,超过一半的人愿意接受只有得到北京认可的那些候选人才能参选的提名程序与完全不变(即当前由1200人选举行政长官的这种形式)相比,他们更愿意接受那种安排 我明白港人为什么这么实际因为我觉得,时下没有多少人有兴趣选出一名反对共产党政权的行政长官因为这么做根本没有意义我们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不想要这种持续不断的斗争和分歧那么你可能会问,一人一票和只让那1200人投票有什么不一样让那1200人选行政长官的问题是,那个人只向那1200人负责,不会向公众负责因此,不管那个人在竞选期间许诺下了怎样的政纲,谁都无法追究他的责任但如果有一批全都获得了北京认可的候选人,他们就必须展开竞争,就必须有自己的竞选政纲人们会听听他们要为穷人和富人,为科技、医疗和教育做些什么在那一批人中,我们最终会选择某个人,并让他负起责任此外,如果想连任,那么他必须兑现这些事情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个人会更关切民意、更负责,也更多地受制于民众的问责 问:所以说那是对当前制度的改善 答:绝对是最大的改善是,如果那个人想连任,就必须兑现承诺,听取民意,但目前,他不用这么做通过操控那1200人,中央政府基本上能决定谁会是下一任行政长官但中央政府无法决定现任行政长官下一届能否当选,除非只有一个候选人 问:你认为,港人会面临真正的选择吗,候选人之间会存在本质区别吗 答:我认为,如果中央政府得以指定所有候选人,那么最符合中央政府利益的做法就是,向外界证明这套极其保守的提名程序的支持者不会有任何遗憾,因为选民的政治立场将会十分广泛也就是说,他们会放开候选人的范围,使这三个候选人基本上能够代表所有类型的选民——而不会出现三人实质上大同小异的情况因为他们希望港人能够长期支持这个制度:由北京控制提名程序,香港民众在北京支持的候选人范围内进行投票要实现这一点,同时又不在未来引发推行公众提名制度的压力,放开候选人的范围最符合他们的利益因为即使是在建制派内部,也包括极左派、温和派和立场较为自由的派系 问:在香港语境里,“较为自由”是什么意思 答:这里指的是政治上的自由就是在政治上,不会总是做北京想让我们做的事他们愿意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建制派的政治立场中处在一端,而另一端是基本上“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的人因此,从政治角度看,在如何对待中央政府和中共的意愿方面,也存在着一个范围 问:在1997年主权移交的谈判中,支持共产党并不是一项明文规定这一点发生变化了吗 答:北京现在阐明了这一点你可以说它没有写进《基本法》里,但中国政府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不支持中共,就别想有任何改革 问:如果(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Anson Chan)当选,北京有什么理由拒绝这样的人 答:北京坚信,泛民主派背后的支持者是所谓的外国势力 问:你相信这种说法吗 答:我相不相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相信什么我们仍然是一个国家我可以告诉你,许多香港人认为,香港是外国势力密切观察中国的基地,因为中国正变得日益强大 问:出版自由这样的公民自由在香港的现状如何 答:我承认它不会像西方那样自由和开放,但它受到的控制绝没有达到内地那种程度 问:你会接受对宗教自由的限制吗 答:不能接受但我也不认为中央政府会干涉宗教 问:集会自由呢聚集起来表达抗议的自由呢 答:都无需担心这也是因为他们没有理由干涉,只要这些活动遵守了现行规定现行的规定是,如果超过50人集会,就必须要询问警方是否批准,而且你不应该影响到民众,不能使用武力,等等 问:为什么出版自由和其他公民自由不同 答:我为什么不认为香港的出版自由和西方一样强大呢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一国两制”这个理念哪里是完全的“两制”,哪里是完全的“一国”,哪里兼而有之我的感觉是,香港的司法独立应该是完全的“两制”,言论自由是完全的“两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