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政府到底有多大个窟窿?溃败实难挽救 百姓买单(组图)

发布时间:2017-10-06 16:40:04来源:未知点击:

应对危机,会否增发货币 德国之声:中国审计政府性债务,地方“黑洞”难填 中国国家审计署宣布将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经济学者认为,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债务盘查,并不代表政府能够控制危机,百姓将为债务危机买单 据《纽约时报》和香港《南华早报》等媒体报道,中国国家审计署28日在其网页上宣布将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全面审计,并做简短说明称是根据国务院要求此前(7月26日),中国官媒“人民网”曾发出特急电,表示审计署将暂停所有项目开始培训,本周进驻各省市区中国媒体《经济参考报》认为,尽管审计署只称是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但中央意在治理地方政府的违规融资行为 《纽约时报》报道引述西方经济学家估计,中国地方政府性债务总额在2万亿到3万亿美元之间,且还在持续增加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今年7月首次公布其对中共政府债水平评估称,2012年广义政府债务已超过GDP的45%;另据渣打银行日前发布的《亚洲债务大起底》报告估算,截至2012年末中共政府债务占GDP的78%但目前政府性债务规模并无官方的权威统计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本月也承认,中央政府并不了解地方政府债的确切规模 “政府到底有多大一个窟窿” 德国之声曾报道,早在2011年9月中国国务院发展中心经济学者李佐军,在一个内部报告会上曾做《2013年中国将爆发经济危机》演讲,指出“在2013年7、8月份,中国最有可能爆发经济危机,表现形式为部分中小企业破产、部分银行破产、部分地方政府破产,对新一届政府来说,其中一种选择是把泡沫再接过去,再精心维护,那么他会维护到什么时候呢最迟能维护到2015年,或者2016年,那么那个时候就是一场更大的危机” 今年3月,中国媒体“财经网”刊出国际知名投行机构野村证券报告,称中国正显现金融危机前的特征,其中一个主要的风险集中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另一知名投行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近期创造了一个新词“李克强经济学”(Likonomics),他们预计,李克强班子会把中国推向“临时硬着陆”,用“短痛”换取长期利益 中国经济学者、财经作家苏小和向德国之声表示,地方政府债不断增多,成为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地方债务危机的黑洞早已出现,包括地方政府土地财政萎缩,加上与地方土地财政一个链条上的房地产泡沫、银行隐性坏账等,此番中央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也并不代表他们对此危机已经有成熟的应对办法,而主要的目的应该了解家底:“可能是他们想对整个经济状况进行摸底,尤其是新总理上来后,他们想了解政府到底有多大一个窟窿但想就这个审计来解决问题,是绝对不可能的” 《南华早报》在报道中援引未具名的消息人士称,新一届政府决心全面评估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某种程度上,政府希望暴露出前一届领导人遗留的问题该报报道也认为“地方政府官员往往大规模借贷,投放基础设施项目,由此夸大经济增长数字,向中央隐瞒经济风险” 李克强真的会“短痛”换长久利益 “从老百姓身上抢夺利益来填窟窿” 审计政府性债务消息出来后,多家媒体认为,这显示出中共政府新领导层决心收紧对地方政府的控制,确保其决策能够确切执行早前中国经济学家茅于轼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中共政府有能力消化掉危机因素,中共政府有大量的钱,其中会出卖国有资产来挽救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但会削弱中共统治 苏小和对此却并不乐观,他认为即使审计署查清地方债务“黑洞”,也会因为“黑洞”太大,亦因为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地方性债务和中央债务本就连在一体,整体性的溃败实难挽救,最终为这种债务买单的其实是老百姓:“中国是一个中央政府集权制,不是像美国那种联邦制,这里的地方债务和底特律的债务情况是不一样的,地方政府一直是中央政府的傀儡,这些动作没有意义的,都是秀给老百姓看看政府会有各种手段剥离,从老百姓身上抢夺利益,来填窟窿中国经济问题在不是完全爆发的情况下,就象当年四大银行一堆坏资产,会通过华融资产(1999年,华融等等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奉中央之命处理四大商业银行上万亿不良资产)的方式来打包出售,把资产重组,过几年又坏了现在政府的目的也是一样,他们把政府的债务转加,短期来看就是通货膨胀和加税” 苏小和在采访的最后也警示说,期待执政者真正践行改革,否则会引发社会危机:“如果这个都做不到,最后的结果就是社会问题,不纯粹是一个政府债务问题了” 美国之音:地方政府性债务狂涨债务“审计风暴”将至 中国审计署于7月28日发布新闻说,根据国务院要求,审计署将组织全国审计机关对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6月份中国国家审计署公布数据中已显示许多地方政府性债务增长迅速 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2年底,36个政府本级政府债务余额共计3.85万亿人民币,相比2010年增加4409.81亿元,增长了12.94%《国际金融报》引述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黎友焕的话说前期公布的地方债审计数据可能由于范围和方法等多种因素而出现误差,实际数据估计更大,这会给决策和应对带来偏差 中国官方媒体说,地方债务偿还过度依赖土地收入,高速公路、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债务规模增长快、偿债压力大,借新还旧率高;一些地方通过信托、BT(建设-移交)和违规集资等方式变相融资问题突出,隐蔽性强、筹资成本高,蕴含新的风险隐患 除了地方债总量居高之外,一些重点城市负债率也明显偏高中国审计署副审计长董大胜表示,